买房故事丨没资格买住宅,我选了商住公寓做婚房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丁祖昱评楼市”

做了将近七年的“北漂”,我选择在2020年离开北京,有意思的是,最终促成我离开的原因竟是租的房子到期。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理由。

像北京这种一线城市真的是“居不易”,被挤到五环外,房租涨到3000+,工资、房租、贷款都有可能成为压垮我们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过去几年,我在北京完成了结婚、生子,因为妻子老家在湖北,为了爱情,我放弃回老家市里买房的打算,最终在武汉买了房。没错,我们要买的是婚房,当时由于手头资金有限,加上被限购政策挡在了购买住宅的资格线外,我和老婆在购房的标准上做了适当妥协,决定买不限购的商住公寓。

本   文    约  1897 字       阅   读   需   要      min

被访者:小寒     写作者:舒曼

租房是在一线打拼的主旋律,每个月工资的三分之一几乎都要上交给房东,有种为别人打工的感觉,为了降低这种失落感,我从一开始就选择了在北京五环外租房,租金相对便宜。

我离开北京时才突然意识到,这七年,竟然一直租在五环外。眼看着租金从每月500元涨到了3000元,工资上涨的速度别说赶不上房价了,就连租金的上涨速度也快赶不上了。

一个人的时候怎么都可以,但是结了婚,也不想将就。2017年的时候,我们领了结婚证,我和老婆没有在老家停留,当天晚上就坐火车去了武汉,我们要买婚房。

从北京到武汉看房,中间的交通成本和时间成本实在太高,更何况我和老婆两个人都在北京工作,她老家离武汉又有一段距离,也没法找亲戚朋友帮忙,所以趁在武汉的两天,我们几乎晚上了还在看房。

第一次从武汉看房回来后,我们回来继续租房生活。我们也从单间搬到了一居室,由于不是电梯房,而且离地铁远一点,房租相对更便宜一些,每月2500元。想想那时候在五环外可以租一居室的价格,在三环内只能租个隔断,幸福感也还是有的。

尤其是孩子出生,父母从老家来照看,一居室突然很局促了。当时我妈和老婆在卧室,我睡客厅的沙发床,就这样过了近三年。

买房前根本没有关注过房地产,更不了解还有限购一说。原来,武汉在2016年12月底开始实施限购,外地人需要提供自购房之日前2年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或者个人所得税证明,我们俩都被挡在了限购条件之外。后来又查了武汉的落户政策,毕业超过3年的大学生,需要在武汉有合法稳定住所,与就业单位签订了就业合同、缴纳了社会保险,才可以落户。这一条路也被堵死了。

说实话,当时也挺难受的,总不能为了买房子把北京的工作辞了?而且当时武汉房价已经到了差不多2万左右,90平米的房子首付也要五十多万,要是买二手房,加上税费可能还要贵,一步到位对我们来说有点难。

后来老婆才知道有一位远房表哥在中介公司上班,也算有了熟人,再看房也顺利了很多。当他知道我们没有资格而且比较着急时,他建议我们考虑江夏区一个正在开盘的商住公寓。

既可以自住,也可以作为投资,还不限购,而且房价也比较便宜,只有1.4万元/平方米,小户型loft,三室一厅,适合我们这种刚结婚没有太多资金的年轻人。

2017年五一假期,我们第二次去武汉,实地看了项目,位置还不错。出了门就是地铁,以后上下班出行都很方便,也许是在北京呆太久我原因,当时觉得交通几乎是最主要的因素,再加上周边商业配套比较成熟,购物、出行非常便利,想着以后生活工作应该会很便利。

看了样板间之后也心动了,47平米的loft被做成了三室一厅,楼下是生活区,楼上面积可以看作是送的,有三个卧室,当时第一感觉就是“麻雀虽小五脏俱全”,而且是精装修,交房之后可以直接入住,对于我们这种距离太远的人来说,精装修简直太友好。

我和老婆看了之后也很满意,由于公寓首付要五成,首付款也要32万,朝亲戚朋友借了十来万,终于买了房。

2020年10月,北京租的房子到期,房租每月又涨了差不多500块,再续一年又觉得太久,不想折腾,于是我们选择离开北京,回武汉后至少不需要交租金,只有房贷压力也小一点。

入住后才发现,其实公寓产品确实不太方便,首先就是物业费和水电费比较贵,居住成本高。

而且住起来不如住宅那样有归属感,一层十几户的规划布局,每层看去几乎就是门挨着门,顺着楼道走一圈都是这样,楼道更像酒店走廊,邻居大部分是租客,归属感少了一些。

这些外在的体验其实都可以说得过去,最让我们头疼的是孩子上学的问题。因为当时买房还没孩子,想的也没那么长远,也没在意学区的问题。买完后才知道公寓没有学区,孩子今年九月就该上幼儿园了,只能选择私立幼儿园,对于未来去哪上小学,一切都还是未知。

虽然买公寓是为了自住,但有时候也会对比一下房价上涨情况,从2017年5月到目前,每平米只涨了不到500块,如果是住宅,肯定就不一样了。好在现在上班很方便,出门就是地铁,从家到公司半小时左右,比在北京的时候缩短了太多,已经很知足了。

从来没想过买房会这么难,能买上自己喜欢的房子更是难上加难,如果不是各种条件限制,谁都想买住宅。但是无论是资金还是购房资格,选择商住公寓做婚房可能是我们当时唯一的办法。

现在我们俩的想法就是先住着,努力赚钱,赶在孩子上小学前换到有学区的房子,如果再买房子时手里不差钱,这一套商住公寓就留着租出去,当成固定资产用来投资,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